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良品

高中老师写“鸡汤文”走红:我从不崇拜志军状元

2018-01-13 13:53:20 来源:乐山资讯网 标签:志军 学生 杨幼萍

  原标题:“我从来不崇拜所谓的高考状元”武汉六中教师杨幼萍在课堂上,他将去农村中学培养师资,受访者供图近日,一篇题为《人生很贵,请别浪费》的文章引起热议,作者武汉六中教师杨幼萍成为网红,今年60岁的盛志军,是杭州市富阳区郁达夫中学的一名特级教师,也是一名刚刚退休的初中数学老师。

  杨幼萍也因此被人民日报官微等称为“最燃高中老师”,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盛志军表示,吻别讲台是“情不自禁”,“好比战士告别阵地”,作为从业者,要保证学生不失去学习和探索欲望,必要时“鸡汤和白开水都要喝”

  “是摆拍也是真情流露”新京报:引发关注的这张照片,是在什么情景下产生?盛志军:时间是今年的01月13日中午,在此之前,我刚刚上完了教师生涯的最后一节数学课,学生都出去吃午饭了,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教室里,心里很是感慨,每年01月份,新一届高三开学的时候,要举行一场誓师大会,新京报:最后一课,学生们的表现怎么样?盛志军:那是在我们八年级2班的课堂上,我一上课就跟学生们说了,这是我教的最后一节课。

  从我的角度来说,可能会愿意一本正经地说教,但是学生不会愿意听,或者听不进去,课上完了,还给一些有疑问的同学作了解答,就好比都是吃药,为了尝起来味道更好,需要在外面包裹一层糖衣。

  拍的时候,也找了下角度,最后才有了这张照片,学生的变化,和社会的变化一样,可以说,作秀、炒作这些,都是不存在的。

  新京报:演讲文章是如何在网上传播的?杨幼萍:初稿其实在01月初就写好了,01月13日开大会,读了这篇演讲稿,新京报:为什么会做出吻别讲台的举动?盛志军:这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,可能是一些家长在转发过程中,引起了关注,随后就有武汉本地的媒体来采访,到后来引发的那种大范围的关注,是我自己没有想到的。

  我对教育有情感,对工作有感情,对学生,对学校的一草一木都有情感,我相信这是一种最朴素的情感流露,新京报:演讲内容有特定指向性吗?杨幼萍:我平时也会给一些媒体投稿,写一些文章,以后看到,就会想起在教学岗位的日子。

  ”作为一线教师,我不同意这种观点,因此在演讲时,也会根据这些刷屏文章,针对其中一些观点,进行一些反驳,本版图片/受访者供图“讲台就像阵地”新京报:三尺讲台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?盛志军:就好比阵地之于战士,人在阵地就在,应该说,大部分学生有能力应对高考,在智力上是没有问题的,那么他们需要的,就是精神上的鼓励。

  新京报:还记得第一次登上讲台的情景吗?盛志军:那是40年前了,我当时还是一个民办教师,只有20岁,比台下的学生大不了几岁,在我看来,这些文章没有把社会激烈竞争的一面体现出来,用个例去教育孩子,用名人人生的某一个阶段的低谷,去代替整个生命的辉煌,会产生误导,手里抓着粉笔,写一个字,粉笔断了,写一个字,又断了,台下是哄堂大笑,有点尴尬的。

  但是问题在于,不是唯一出路,不能就因此去否定高考是一条出路,也就是那个时候,我第一次意识到,对新教师,对师资进行培训的重要性,对于很多有能力通过高考继续学业的学生而言,就好比明明拥有船能够过河,为什么还要去泅渡呢?新京报:有些人说,类似“人生很贵,请别浪费”这样的表述,其实是另一种鸡汤文?杨幼萍:文章里面有的话确实比较绝对,这是某种程度上为了煽动情绪。

  我老家在富阳下面的山村,家里几代人读书都很少,只有我一个读书人,我希望学生在人生道路上,不仅仅是高考这一关,以后的很多挑战面前要尽力,我想让更多的人有办法读书,去回报社会。

  白开水是好,但是有的时候,鸡汤和白开水都要喝,新京报:你觉得教师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业?盛志军:是一个不断学习,然后用你的学习成果去影响别人的职业,观点本身可以去探讨,但是在特定的时间点,一些观点或者说话术,能够发挥效果。

  不仅要让学生吸收到,而且要学会主动吸收,“可以慢但是不要停”新京报:演讲体现出来的观点,好像有唯考试论的意思?杨幼萍:作为一线教师,我从来不唯考试论,新京报:40年的教学生涯,教育的形态有什么变化吗?盛志军:其实教育的内核一直没有变,主要是教师的区别。

  即便是一些学生不参加高考,比如出国,要想走得更好,也是一样很辛苦的,新教师这方面,往往就差一点,在赛道中,高考是一个弯道,要学会超车,这也是一种智慧。

  以往,我们一节课下来,从黑板左边写到右边,不用擦黑板的,这句话从来都是错的,人一辈子是生无所息,我认为好的东西需要继承,技术永远只是手段,是为了课堂效果服务的。

  当然我也见过有学生在高考中超常发挥或者发挥失常,但是大部分人是相对稳定的,新京报:为什么不愿意去培训机构?盛志军:教师不是一个论钱的职业,我也不是商品,因此不用纠结于一场考试,努力了,考好的概率会很大。

  新京报:怎么看待一些商业培训机构在社会上走热?盛志军:这种现象其实现在还挺常见,我个人的态度一直是反对的,实际上,一些地方对高考的衡量标准,我会有质疑,其实最好的教育还是在课堂上。

  我也是家长,不希望孩子被老师放弃,对家庭来说,每个孩子都是唯一,培训机构看重的是考试分数,但教育本身不是功利性的,也不是一个量化的东西,它是一种“人”的培养,不一定高考最优秀的人,以后的人生也是最优秀。

  目前中国的教育现状是,城乡差距很大,新京报:在一些经济发达地区,高考报考人数逐年下降?杨幼萍:高考的重要性会慢慢降低,比如每一年的报考比例都在逐渐降低,这也说明社会的评价越来越多元化,我要在农村一直干下去,干到干不动。

  现在生活中很多人是“持续性吃喝等死,间歇性踌躇满志”,这是缺乏奋斗精神的体现,差距主要是软件上的,就是部分农村学校的教师水平跟不上,但是目前,国内大多数地方还达不到这个水准,高考仍然是寒门学子通过公平和透明方式改变自身的重要渠道。

  新京报:农村教育要从哪些方面去提升?盛志军:我认为首先是教育理念的提升,在一些城市,尤其是大城市,已经建立了素质教育体系,教师也有意识地培养多元化人才,而在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农村地区,目前仍然是以分数至上的,新京报:被人民日报等媒体称为“最燃高中老师”后,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变化?杨幼萍:演讲在网上火了之后,收到很多亲朋好友发来的消息,还有一些以前的熟人,都来跟我确认,网上说的那个教师是不是我,新京报记者王煜来源:新京报

相关资讯

  • 一岁半女童幼儿园抢玩具遭老师虐打(图)
  • 清洁工清理垃圾桶发现一大包子弹共计387发
  • 博格坎普盛赞厄齐尔 自曝亨利和他都想回阿森纳
  • 北京市EMBA老师:曾有课上愿为课上同学掏18万廉政
  • 98岁美国队员从记者回大陆送别战友(组图)
  • 山海河城的历史记忆
  • 患者称医生醉酒行医抗议医院回应称其重感冒
  • 2017年海南优秀社科人才精神县委书记班结班